★本站公告★:合理安排时间看片,享受健康生活。本站永久域名:66lou.com | 66lou.vip |66lou.net 随手点击收藏,以免迷路哦!

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(狼友必备)

催眠美女同事小依

「唉!终于都完成了!」林小依把最后一份档案储存好后,开心地伸了个懒腰,收拾行装准备离开公司,其时已经是晚上十时多了。她习惯性地望向办公桌上的小镜子,发现那双常被人称赞的大眼睛,赫然出现了淡淡的黑眼圈,就连原来年致的肌肤也失去了光泽,亮丽可人的样貌因而打了折扣。而这一切,都是过份忙碌的工作引起的

  二十出头的小依今年才刚从大学毕业,在一片人浮于事的情况下,她幸运地考入了大集团庞氏企业一家子公司的人事部工作。庞氏员工多达三千人,业务横跨多个层面及界别,是亚洲有数的大型企业之一,人工福利在国内已算数一数二,但工作量也成正比,较小依初入职时所想像的更繁重。她入职虽然只有短短半年,但几乎每星期都要加班工作。近月更碰上有同事放产假,人手减少了,工作量倍增,几乎所有人都是一上班就忙个不停。小依是生手,工作效率自然较别的同事低,一般都会干得较晚,时而成为最迟下班的一人。

  原本她以为今天也是最迟离开的一个,但想不到竟然还有人在办公室内。

  「林小姐,你还未走吗?」就在小伊关上电脑的一刻,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肥大,仿如巨熊似的身影。他是刘永,人事部的副经理。人事部少数的男性,也是办公室内身型最庞大的生物。

  「刘副理,我正准备走啦!」小依看到刘永手执工事包从办公室走出来,心中暗暗叫糟,如果不是电脑已经关上,她几乎就想扮作工作未完成,多留片刻,待他走后才离开公司。

  其实这个刘副理也不是什么坏人,对同事也是相当和气的,相较于部门主管潘小姐的挑剔暴躁,刘永更像是一尊慈祥祥的胖佛,永远笑脸迎人,从未有人见过他发脾气。但他有一个很大的缺点,就是好色,尤其是他那双深陷在满面肥肉内的小圆眼,混浊之余,更是贼兮兮的,经常上下的打量着女同事们的样貌身材,然后阴阴笑着,一脸想入非非的样子,向为人事部众女嫌恶。

  小依刚入职,就已经听同事批评过他的一双贼眼。小依起初也是半信半疑,但自从她上班时穿过一次短裙,给他「视奸」了一整天,才领教到同事们讨厌这个「好好先生」的原因。

  也有人向潘小姐投诉过刘永的行为,但得到的却是冷冷一句:「上班根本就不应该穿得这么随便!」明知投诉不果,久而久之,众女都对他避如蛇蝎,等闲不会和他独处。

  想不到在收工的一刻,竟然会巧合地碰上他。一想到待会要和他走上一段路,小依就禁不住感到讨厌。

  「这么夜了,不若我送你一程吧!」刘永似是看不出小依眼中的嫌恶,主动提出送她回家。

  「我家离公司不是太远,不用劳烦你了。」小依勉强挤出笑容,非常大方得体的拒绝了他的好意。

  可惜天公不造美,他俩下到楼来,才发现外面竟然下着倾盘大雨,小依虽然带着雨伞,但在这样横风横雨的情况下,小小一把雨伞根本无用武之地,如勉强走出大厦,只怕不出数步即混身湿透。

  正踌躇间,身旁的刘永适时再度提出建议:「这么大雨,让我驾车送你一程吧!我的车就在前面的停车场,跑一段路就到了,总好过你冒着风雨回家吧?」小依不语,却有点儿心动。她心想:「回家的车程不过短短的半小时,他总不会侵犯自己吧?最多不过被他望两眼而已,总好过冒雨截车…」就在她动摇之时,刘永再推她一把:「你在这里等,我把车子开过来。」「不…不用这么麻烦,就两步路而已,我们一起去取车吧!」小依摇头,一头爽朗的短发轻扬,令原本娇小可爱的她,更添数分俏意。

  出奇地,刘永今天却克制得紧,没有露出以往的「猪哥脸」,甚至连眼光也不在小依面上停留半刻,笑着举起雨伞就带头往外跑。小依紧跟在他身后,急步的穿过风雨中的马路,跑到停车的地方。

  在暴雨中,二人终于坐上车子,小依也可以松一口气。「真的很大雨呢!」小依感叹道。

  「天文台说明天还有可能继续下雨啊!」刘永开动车子。

  就在这时,小依的手机响起。「是…我已经走了啊!真的是很大雨呢…你不用来接我了,我已经坐上…计程车,也要回到家了。」电话的另一端是她的男友,她没有说有男同事送她回家,只是不想引起任何误会。

  「我回家再打给你吧!」小依匆匆收线,不想说得太多,亦不想身边的刘永听得太多。

  「男朋友打来查你行纵吗?」刘永取笑道。

  小依简单的应了声是,她无须隐瞒,因部门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个拍拖多年的要好男友。她长得相当娇俏可人,虽然身高只有一五零公分,但身段玲珑匀称,娇小可人,一张娃娃脸更是讨人喜爱,因此入职后也有不少追求者,其中不乏高薪厚职之辈,但她和男友情比金坚,对这些狂蜂浪蝶从来不假辞色,慢慢地大家也就知难而退。

  收起电话后,她才有时间好好的打量刘永的车子,车子颇为宽敞舒适,车厢更是出乎意料的整洁,更飘浮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兰花香味:车前倒后镜上挂了一串白色的珠炼,炼子的最下方系着一颗指头大的红石炼坠,炼坠随着车子的前行而左右摇晃,不规则地反射出车厢内外的光芒,极为抢眼。

  「公司也是的,人手不够也不请人,让你们工作至这么夜,既见不着男友,更弄至身心俱疲…你工作了一整天,相信也是很累的了…」刘永带着浓厚鼻音,犹如重低音喇叭的声音,喋喋不休的诉说着对公司的不满,小依根本就无心细听,她就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前,一心希望尽快回家,好冲个热水澡,然后睡一觉好的。

  「真的很累呢!」小依情不自禁认同了刘永的话。

  雨点打在窗外充满韵律的声音,刘永吟沉的细语,交响成一首奇异的乐章,似要把小依带进甜蜜的梦乡。

  「不能睡…好想睡…不能睡…好想睡…」小依的内心不断抗拒着越来越沉重的眼皮…很快,她就什么都听不到了,就是是看到眼前的红色炼坠,在不停的摇晃着…摇晃着…她终于抗拒不了睡魔的召唤,合上了原本明媚的大眼睛,堕入了深深的睡眠中。

  「小依、小依…你醒醒,已经到你家了…」一阵轻轻的叫唤把小依从睡梦中唤醒。她摇头努力令自己清醒起来,有种不知身在何方的晕眩感觉。直到看见了刘永那张胖脸,她才记起身处别人的车子之中,同时心中暗叹自己也委实太累,竟然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。

  「对不起…我竟然睡着了…」一想到睡着时不知露出了怎样的丑态,小依孩子气的圆脸就红了起来,那可爱的模样,让人不禁心动,刘永自是看得痴了。

  「多谢你送我回来,劳烦你真不好意思。」小依心感讨厌,立即就想离开。

  「不要紧,我家就在这里再过两个街口,近得很。你想的话,我以后经常可以接你返工放工啊!」刘永笑着说,但小依当然客气地拒绝了。

  「我要回家了,谢。」小依正想下车,但却给刘永叫停。

  「你的伞子这么小,挡不了风雨,拿我这把较大的雨伞去用吧!」刘永细心的递上了一把长伞,令小依感到一阵温暖及感动。在一种莫名的本能驱使下,她突然在刘永油腻腻的胖脸上,留下了轻轻的一吻。

  轻轻的一碰,却带来触电似的震撼,小依想不到自己会有如此大胆异常的举动,稍呆后,立即尴尬的逃离车厢,举着自己的伞子奔向家门,不敢再望刘永的车一眼。她只希望这胖子不会误会这一吻的意思就好了。

  终于回到家中,她立即脱下沾湿了的衣服,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,令精神为之一振。洗过澡后,她没有立即换上睡衣,而是穿上浴袍,在浴室的连身镜前,细细的打量自己。

  小依不是什么大美人,但细致的五官也充满了吸引力,特别是面庞圆圆的,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。她对自己的稚气有点不满意,总想装作成熟一点,但男友却非常喜欢,时常说她是个「萝莉」,弄得她啼笑皆非。镜中反映着一幅被黑色浴袍包裹着的年轻雪白胴体,浴袍的领口开得很低,一双雪白娇嫩的乳球在袍内隐约浮现,煞是诱人,就连小依自己看到,也有种羞涩的感觉。她的身材一点也不夸张,但比例恰到好处,C 罩杯的乳房大小适中,加上年轻,无需胸围的支撑也昂然挺立,看起来充满弹性,诱人非常。每次做爱的时候,她男友也会痴迷地在一对雪乳上流连忘凡,非把敏感的她弄娇喘求饶不可。

  「不要…不要再吮了,很痒…」小依仿佛感觉到湿漉漉的口舌轻轻的扫过了自己的双峰,就在她混身发热之时,眼前突然略过刘永那张胖得没有轮廓的脸。

  「哎呀!我究竟在想什么?那头胖猪…我…不不不,我不能胡思乱想…」小依看着镜中,面色红通通像个苹果的自己,脑海一直浮现方才那离奇的一吻。每次一想及,她就感到心如小鹿乱撞,然后一股奇异的热气自小腹升起,于心头激荡。

  小依深吸一口气,冷静下来,大力地一拉衣领,把双峰盖着,然后大步的离开了浴室。为了遏止内心那奇妙的感觉,她决定打电话给男友。

  她才拿起手机,就发现一封未读的短信,她打开来看,只有短短的一句:

  「已经很夜了你还是早点睡吧!」下款是刘永。

  小依突然感到非常疲倦,仿佛她早已服用了安眠药,而药力就在这时全面发作。那倦意是来得这样急和快,她根本来不及抗拒,双眼就已经沉重如铅,再撑不开。她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依本能爬上床,也不更衣吹头,就这样和衣而睡。

  临睡着前的一刹那,她忽然张开眼,眼神茫然地删去了方才的那封短讯,最后关上了手机电源,才笑着入眠。

  「你已经很累、很累了,双眼再也睁不开…」在朦胧中,她仿佛听到一把低沉的呢喃声,还有一团不断晃动的红影。

  她睡得很沉,直到天亮后闹钟响起,她才从深深的睡眠中苏醒过来。还好她的电子闹钟早就设定了每天都会响闹,否则她就一定迟到了。即便这样,她起床的时间也较平日迟了一点,再加上昨晚入睡前没有吹干头发,她还得花上更多功夫来整理一番,还有化妆及更衣,到她可以正式出门时,已较平日迟了半小时有多。

  此时正值繁忙的时间,小依心焦的想坐计程车,但久久亦无法找到一辆,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迟到已几成定局时,一辆似层相识的车子停在她面前。

  「这时间很难找车子的,我们一起回公司吧!」一颗又大又圆的头颅从车窗中伸了出来,赫然是自称住在不远处的刘永。

  如在平日,小依自然不会上车,但上班的时间迫在眉睫,她纵是千般不愿,亦唯有妥协。

  「又要麻烦你了。」为了和刘永保持距离,小依礼数十足的道谢,才坐上车子。她非常小心,拉好裙脚才坐下,绝不给胖子有窥泄春光的机会。

  「你也是睡过了头吗?」刘永笑问,似是对她异常小心,充满防范的的举动视而不见。

  小依一坐上车子,眼睛就不自觉的被倒后镜上挂着的红色晶石吊堕吸引着。

  她奇怪有人会挂这样的一串东西在车子内,不怕影响集中力吗?

  她一边盯着吊坠看,一边答道:「哎…是…昨晚真的是太累了…还好碰上你,否则只怕会迟到呢!」一想到迟到时会触发潘小姐发可怕的脾气,工作经验尚浅的小依就不禁的害怕起来。

  刘永哈哈笑了起来:「我也是睡晚了,想不到一出大厦就看到你在等车。」他偷偷的望向了身旁的小依,发觉她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,已有点呆滞的样子,就露出别有深思的笑容。

  「我早对潘小姐说过,要增加人手,别让大家这样辛苦。我昨晚看你,累得双眼也睁不开了,就知道你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。你现在亦已经很累、很累,好想睡了,是吧?累的话就睡一睡,到设后我再唤醒你。来,放轻松点,睡一下…闭上眼睛,好好的休息…」温柔沉厚的声音越说越低,越来越沉,当中却有一股小依无从抗拒的力量…昨晚的一幕重现,在刘永冗长烦扰的话语声中,小依又再感到莫名的疲倦。

  她在睡意感到极度不安,拚命抵挡睡魔的袭击,但她越是抗拒,精神就越疲惫。

  渐渐地,她的意识开始模糊,眼前唯一看到的,是一团轻轻摇晃着的红影。

  她吃力地睁着眼睛,不让它们合上,紧守精神的最后防线。也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的,她好像感到车子停在一旁,然后红影开始向她靠近,她不能自控的盯着左右来回晃动的红影去看,仿佛那影子有着莫名的吸引力。

  「还在抗拒吗?乖乖的睡吧…来,望着这炼坠…深深的望着它,它会带你进入最甜蜜的梦境…」低沉的男声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,令小依身不由已的遵从声音的指示去做。吸吮着她双目的红影开始远离提高,她也随之而抬头,却迎上了一对圆圆的细眼,深深的望入她双瞳之中,眼光直刺入她灵魂的深处。最后的防线终被攻破,她再次堕入最深沉的睡眠之中。

  「小依你听着,我命令你…」小依顺从地听着指示,一边点头表示服从,一边露出快乐的微笑。

  当小依重新苏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回到了家中客厅,身旁还坐了个癡肥的物体。还有谁?当然是刘永。看到刘永向着自己笑了笑,小依的「回忆」突然涌现,是她亲口邀请他上来喝一杯咖啡,以多谢他三番四次驾车送她回家。

  明明是自己提出的,但小依仍然为此而感到不安,尤其是她看到自己的一身装扮:白色的紧身小背心,紧紧的包裹着一双圆圆的乳球,并透出底下粉红色的个人空间 发短消息加为好友 当前在线胸罩:贴身的超热裤下是曲线玲珑的美臀及浑圆雪白的玉腿。她虽然娇小,但并不瘦削,由面庞以至大腿,都有着柔和的线条,予人丰润感觉,整体而言,虽未至于丰乳肥臀,也是曲线玲珑,比例匀称。

  如此诱人的装束,自然惹来刘永大色狼的灼灼目光,他的一双贼眼上下打量着,于腰腿之间尤其停留良久,一副色迷迷的样子。小依给他看得极不自在,心头卜卜乱跳,身体发热,终忍不住起身逃开,却给刘永大力拉着。她的力量怎及得上胖得像头大野猪的刘永,也未及挣扎,已给拉跌在男人肉感非常的怀抱里,一股浓俗的男性气息涌入鼻口,中人欲呕,然后樱唇就给大嘴巴封着。

  四唇相碰的一刹那,小依脑海一片空白,全身僵硬起来,非常后悔引狼入室。在她惊悔之时,刘永那条粗厚但灵活的舌头已经闪电般窜进了她咀内,卷起那小小的舌尖,紧紧的吸吮着。两舌纠缠角力,津液互灌。他的舌头不住的深入、搅动,让接吻技巧生涩的小依,身不由己的被带动,身体慢慢昇起异样的感觉。

  她很害怕,拚命的想把他推开,却给紧紧的抱着,身上的敏感点还被那肥胖的身驱不断磨擦。这个色胆包天男人长有一对既软且厚肥乳,当挤迫在她敏感具弹性的酥胸时,惹来阵阵奇异的酥麻感觉。不知是双唇被封得太久,还是他的磨擦起了作用,她感到娇躯又软又热,顶在他身前的一双小手也渐渐失去抵抗的力量,头晕转向,开始迷失于男人的怀抱之中。

  感到身下的抵抗力量开始减弱,刘永就更大胆了,他悄悄的松开一手,在小依还未醒觉挣扎前,就已经爬上了挺立的美乳,拇指准确地按上了那最敏感的顶端,小依一被碰到就彷如触电一样,薄薄的两层小布根本无法阻挡刘永充满技巧的挑逗,如非小咀给封着,一定会发出动情的浪叫。

  刘永的手法确实厉害,笨拙的五指出乎意料地灵活,在那小巧结实的乳球上用力,挑、弹、按、搓、夹、剔、刺、钳、扫、拨…千变万化,不出一会就把那颗小小的红豆玩弄至勃起。不知何时,小依一边的衣服已被撩起,胸罩也移过一旁,露出那含苞待放的小赤豆。没有了衣物的阻隔,刘永的更肆无忌惮了,胖手探入胸罩内,把玩着那大小仅如一掌的雪白乳房。

  小依试图运用最后力量及意志,逃脱魔掌,但偏偏身软乏力,只是象徵式的挣扎了两下,乳头最尖最敏感的一点,已落入他指掌之中,那处可是小依身体的最大弱点,男友平日只要轻轻触碰,她就会乖乖的投降,如今落在色途老马刘永的手上,嫩红小豆更敏感、更难堪挑逗,几乎是才被指尖沾上,就令她失去抵抗之力。

  就在小依快要窒息时,刘永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的檀口。她大口大口地呼气,稍稍回复清醒,但刘永未几又再施展新一轮的攻势。他用力的把小依背心及胸罩的肩带拉到臂膀,再将她胸前的衣衫拉落,曝露出一对圆熟的美乳。乳房大小适中,白里透红,更因底下衣衫的紧束而怒凸挺立,犹如两座小雪球,更添几分诱惑,小巧更胜红豆的乳首因动情而充血通红,向上尖尖的翘起,望上去直如雪堆上的两点红梅。

  刘永厚实的指头在两颗「红梅」上轻点,已令小依娇躯轻震,到他把一双美乳完全包纳入掌中,温热的磨擦感觉传入,更令她又麻又软,不禁鼻头轻轻发出低哼,似欲低吟起来。刘永继续在那敏感的乳房上用功,掌心上下磨擦,还以粗长的中指,在乳尖的边缘及顶部慢慢的来回打圈,那细緻又温柔的动作,燃起小依体内的旺盛欲火,身体的敏感度不住的上升,彷彿男人的手指每转一圈,就打开了一度禁忌的枷锁,令她越来越渴求着进一步的侵犯。

  「不能…我不能叫…无论感觉有多强烈,我也不能如此淫荡的叫出来﹗我不能对不住男友﹗」小依的鼻息越来越粗重,喘气越来越急,不是因为呼吸困难,而是要藉此抗拒那高涨的快感。她仍然纯真的认为,给男人强暴固然可恨,但如在过程中显露出半分享受的样子、反应,那可是对男友的背叛,因此她拼命的不愿呻吟出来,还不断藉男友的影像,来抵禦身上的兴奋感觉。想是这样想,但情欲被挑起后,又岂是那样容易压下?随着快感如浪涌至,她的抵抗力已经越来越弱,男友的影像亦越来越淡,相反刘永那猥琐淫秽的样子却鲜明起来。她唯一可以做的,只是鼓尽剩下的意志,不让自己发出淫荡的叫声,但已无力拒绝。

  小依难以明白,为什么今天会如此容易动情,虽说那只有男友碰过的乳头向是她最敏感的地带,但从未像今天般带来触电般的快感,那小小的尖端彷彿与体内主掌情欲的神经直接连结,每一下的触碰都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。她的抵抗最后只是徒劳,当刘永用力的托起那双娇乳,大咀巴凑上了那可爱的小豆子,粗糙的舌头在上面轻轻的卷动时,那独有的湿滑软绵触感,将她最后的抵抗意志也沖散了:待他「猪唇」吸啜,把乳头吸起,用牙在上面轻噬,快美的感觉勾起了一阵小高潮时,她终于都崩溃了,先是娇躯震动,然后是乳房乱晃,最后是动地惊天的一声娇呼:

  「啊﹗」彷彿抑压一整天的浪叫,让小依的情欲完全释放出来。随着快感如潮涌至,放荡的喊叫接二连三的出现,起先只是「啊、啊、啊」的无意义呼叫,然后开始出现一些断续的句子:

  「很痒…很酸…别太用力…再上一点…是这里了…不要停啊…」脑海一片空白,只余情欲的小美人,忠实地表达身体的感受及渴求。在小依的「指引」之下,刘永进一步掌握了她的身体情况,主宰了她的所有感觉。他已经不再满足于停留在乳房上面,瞬即脱下了她的所有衣裤,让白如羊脂的娇小女体,无力的瘫睡在沙发上,所由摆佈。他的一双大手,大一把大咀巴,无所不至的挑逗着已发情的女体,让她沈没于情欲之海中,再也不能抽身出来。

  「啊﹗」又是一声震撼的呼叫,源于那蓄势已久的粗大男根,终于闯入了小依紧窄的羊肠小径,深深的充实了那寂寞又湿漉的小洞。

  「好大…好粗…已经到顶了﹗」突如其来的侵袭让小依体会到极乐的痛苦。

  被填满的感觉固然满足,但过份粗大的男性分身又带来异样的不适,彷彿只要再动一下,她幼嫩的下身就会被撑破,令她不由自主的狂喊出来。

  「别再进入了,别再进入了…我要穿了…」小依忘形的要喊停,刘永也顺从其意,把肉棒抽离了小许,暂时放弃抽动,而是以慢慢磨钻的方式,一步步的迫进那狭窄的肉缝。他轻轻的推,缓缓的磨,特别粗大的龟头把那夹紧了的美肉逐小逐小的撑开。他每步的进迫,彷彿也达到小依所能承受的极限,但他一抽一磨,又渐渐深入了那肉壁的更深处,在那最底最底的顶端,有一处最嫩最不能触及的软肉,一被碰到,就令小依进入最疯狂的状态。

  「啊…啊…啊﹗我到了、我到了…我不行了…」小美人因乐极而此形地摇头晃脑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她只知道自己被穿透了,那犹如凶器的巨棒把她的小洞刺破了,到达了交感神经中心,并在那里抽插起来。抽插的动作不快,但却有力,而且充满节奏,把被压于沙发上的美女,弄得死去活来。

  小依的第一次是交给了现任男友,那时两人都是首次做爱,场面混乱搞笑兼而有之,亦有点痛,被异物插入的感觉令小依无比的难为情。之后无数次二人共渡的夜晚,男友的技巧不无进步,小依也不是非常抗拒,偶尔也会感到一丝的快感,但感觉并不强烈。对小依而言,做爱就好像看戏、逛街一样,只是情侣的亲密活动,可以有亦可以无。但此刻她身上男人的每一下抽动,都令自己快乐忘形,明明容纳不了的巨大异物,竟然无缝的插进小洞之中,开拓了一个全新天地,带来的是前未有过的激烈高潮。

  原来小依身形娇小,肉洞更因蓬门初开,以及交欢的羞涩而收窄,男友又缺乏经验,一遇「难关」就停了下,从来没有想过关内有关,玉门内另有天地,未触及仙洞的最深处,交合时自未能令女方尽庆。但落在刘永这欢场老手手上,又是别有一番天地。他口舌并用,挑起小依的情欲,令她羞涩尽去,又连施巧劲,连闯数关,终抵达了那最秘密、最深,又最能引起高潮的花园宝地,令她初尝极乐的滋味。

  粗大的男根、持久的耐力、高超的技巧,三者合一,把小依送上了男女交欢的最高潮。她终于明白什么是高潮,原来那快感真的会像潮水般涌来,把她淹没至顶,身心放纵,忘却自我。如果说小依的男女是破去她处女身的人,刘永则是夺去她「处女心」的恶魔。

  「原来做爱可以快乐到这个地步﹗」小伊心中首次有了这样的明悟。

  在新买的沙发上,娇小的女体和肥厚的男体忘形的迎合着。男的因应女方的反应,不断的改变着体位,令她饱尝交欢的乐趣及千变万化。那不但是一次性交,更是一场性教育,身心的一次启蒙,让她由一个羞涩的女生,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女人。

  林小依的堕落之旅由此展开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