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本站公告★:合理安排时间看片,享受健康生活。本站永久域名:66lou.com | 66lou.vip |66lou.net 随手点击收藏,以免迷路哦!

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(狼友必备)

女秘书的沉沦

七十多个天翻地覆、昏天黑地的日子过后,一切总算慢慢进入轨道了,这一点,从总经理林肯身上就可以清楚地察觉到

  他的表情不再那么严厉冷酷,低沉的怒吼声也逐渐减少,初上任时那种卓然挺拔的翩翩风采终於重现江湖,所以!那些一向自视甚高的花痴级女人,也放下身段开始积极的展开追求攻势。

  没错,是时候了!

  放下笔,欢欢偷眼瞄向总经理办公桌后的林肯这么想着。於是,略一思索后,她拢了拢头发,再拉拉衣裳,而后抓起行程表往林肯的办公桌前一站,脸上还加挂了一朵妩媚的微笑。

  「请问总经理,通任公司总经理的生日宴会——」还没有报告完毕,林肯便头也不抬地低哼道:「交给副总经理。」「那泰洋电缆总经理夫人的晚宴……」「回绝!」「山田会社社长女儿的订婚典礼……」「交给副总经理。」

  「九欣建设姚茉莉副总……」

  「回绝!」

  「瑞亨集团业务经理何欣欣……」

  「回绝!」

  「青山电子高柳娟总经理……」

  「向小姐,」林肯终於不耐烦地抬起头来打断她的话:「以后任何和业务无关的邀约,一律回绝;必要性的交际就交给副总经理,这样明白了吗?」「明白了,总经理。」欢欢点点头。

  「很好。」说完,他又垂下眼去审查文件了。

  欢欢脸上的微笑骤然消失,继而皱眉往自己的身上打量了一下……难道她今天穿的衣服太保守,不够性感吗?

  眼珠子一转,她又开口了。

  「对不起,总经理,我想请问一下……」

  「什么事?」

  「除非有必要,否则,应该不会再加班了吧?」「怎么?你老公有怨言了吗?」「不是、不是,我老公比我还忙呢!」欢欢连忙摇头否认:「我是想说,总经理对台北不熟,要不要我带总经理到处去逛逛呢?即使是晚上也没关系,我相信还是能找到很多可以排遣寂寞的娱乐的。」有片刻的时间,林肯似乎没听到她的话!所以没有作任何反应:欢欢不死心地又重複一次,这回他才慢条斯理地把翠绿色的眸子升起来盯在她的脸上。

  欢欢见状,忙扯出她最迷人的笑容,甚至连站姿都刻意微倾出最诱人的性感角度来。

  「排遣寂寞?」

  欢欢暧昧地眨了眨眼:「没错!总经理。」

  「原来我并没有听错。」林肯点点头:「那么,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这么提议呢?秘书?或者是……女人?」废话!

  欢欢依然笑容满面:「下班后的建议,当然是女人提出来的。」「哦!是女人喔!那么……」林肯半垂下眸子:「你怎么知道什么娱乐一定能让我得到快乐呢?」欢欢愉快的笑了:「拜託!总经理,你也是男人吧?男人能得到快乐的乐趣不就是那些吗?」她已经很露骨的暗示了,如果他再不懂,她准备偷偷在他的背上贴上一张「宇宙无敌超级大笨蛋」的纸条。

  林肯当然不是笨蛋,只见他的眸中忽地掠过一抹笑意。

  「替别的男人找快乐,你不怕你老公生气吗?」「生气?这有什么好气的?」欢欢淡淡地朝他一抛眼:「我只不过是带上司去认识一下台北,这有什么好生气的?何况……」她垂眸:「我刚刚不都说了,我老公比我还忙呢!每天不是比我还晚回家,就是拿了一大堆公事回家看,我连跟他多说两句话的机会都没有,只要一忙完,他就马上睡得跟死猪一样,哪有空闲理会到我呀!」林肯慢吞吞地把身躯往后靠,眼神高深莫测。

  「你……不会是厌倦他了吧?」

  欢欢从睫毛下偷瞥着办公桌后的男人:「如果我说我只是有点寂寞,需要找个伴呢?」林肯又看了她好一会儿,透着诡异光芒的视线徐徐往下移到她埋在优雅套装下的丰满的胸脯、纤细的腰肢、微翘的臀部,到修长的双腿后,再往上拉回到她的脸上。

  「你是个很美、很有魅力的女人,可是……」翠绿眸子倏地转为墨绿,他声音粗嘎地说:「我很爱我的妻子,我绝对不可能和她分开的!」欢欢娇媚动人地笑了:「那正好,我也很爱我的老公!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要离开他。我刚刚不是才说过了吗?我只是有点儿寂寞,因为他太忙了,忙得没时间顾虑到我的心情,我不希望因此和他吵架,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自己设法排遣这种令人不快的寂寞啰!」林肯紧盯着她:「我在台湾顶多待两年。」「很好,」欢欢毫不犹豫地点头:「我也希望该断的时候能断得乾净点。」林肯双眉一挑,而后慵懒地以手支着下颔:「你为什么会挑上我?因为我的身份?还是因为我是你的上司?」「NO、NO、NO!」欢欢猛摇食指否认:「因为你是有妇之夫,所以不会有纠缠不休的情况发生;而且,你和我老公一样出色,不会让我丢睑。」「不会让你丢脸是吗?」林肯微一挑眉:「那么,你又如何能确定我会答应你?」欢欢很有自信地扬起下巴:「因为我是有夫之妇,所以不会有纠缠不休的情况发生;而且,我也很出色,绝不会让你丢脸的!」「不会让我丢脸?」林肯不觉笑了:「你好像在玩游戏是吧?」欢欢很老实地点点头:「没错,谁教生活太平淡了。我才不过二十七岁,但我已经开始觉得自己的活力好像有些生鏽的样子了,所以,我想试试这种刺激性的游戏,看看能不能让自己重新振奋起来。」「很奇怪的原因。」林肯慢条斯理地说:「可是!你又怎么能确定我会想陪你玩这种游戏呢?」「很简单!」欢欢胸有成竹地挺了挺胸脯:「第一,就算你昭告全天下的人说你是已婚的身份,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还是会来缠着你的,可只要有我在你身边,多少会有点阻挡的作用。」林肯不置可否地垂眸望着手上的结婚戒指。

  「而且,就因为你很爱你太太,所以,当她不在你身边时,你会倍觉寂寞,因此,就算你现在不希罕,可我保证再过一段日子后,你还是会觉得需要有个人倾听你诉说你跟你太太之间的感情,否则,你一定会承受不住那种思念的煎熬与寂寞的折磨和摧残的!」林肯若有所思地抬眼睑视着欢欢:「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。」「没错,我老公曾经出差两个礼拜,那是他不在我身边长的一次纪录。」芊芊坦承:「头几天还好,我只是觉得不太习惯而已,可是接下来的日子,我就有点给他混乱了。晚上不抱着他的枕头我会睡不着,而且,他的枕头一定要穿上他的睡袍。」欢欢很严肃地说。

  「白天更精采,我老是随手抓到人就叽哩咕噜地说个不停,也不管我抓到的是阿猫或阿狗,反正只要有一对耳朵能听就行了。而我所叨絮的内容,不外乎是我老公曾经跟我怎么样、怎么样,或者猜测我老公现在正在怎么样、怎么样…… 天哪!现在想起来……」她颇为困扰地低喃:「我好像什么丢脸的事都说出去了耶!」懊恼地呆愣了片刻后,她蓦地甩甩头:「算了,说出去就说出去了。」而后又正起脸色继续述说:「还有啊!当时最糟糕的是,我一边说,还一边大吃大喝!好像不那样吃喝的话,我就会疯掉似的,而且,如果吃得太多,我就会去洗手间吐个一乾二净,然后出来再继续吃……」她轻叹一口气:「反正,那时候真的是有够给他很惨!」林肯仍然凝视着她。

  「可是啊……」欢欢突然不满地噘高了嘴:「当我老公回来发现我在两个星期内就胖了五公斤时,他居然敢埋怨我根本不想念他,甚至还说我开心得很,所以才能在两个星期之内就重了那么多。」她咬牙切齿地哼了哼:「当时我真的很想把我那两个礼拜所吃的东西,同样准备一份给他塞下去,看他是享受,还是痛苦!」林肯注视着她好半晌,「你当时为什么不跟他解释清楚呢?」他轻声问。

  「为什么啊?我想……」欢欢拿笔搔了搔脑袋:「可能是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想他比他想我还多吧!」林肯不以为然地摇摇头:「女人那里真是……」「难道你太太就不会这样?」欢欢不服气地说。

  「这个嘛……」林肯沉吟着:「艾咪的个性是相当倔强好胜没错,但我认为她应该不会倔到这种事上来才对吧?这样不是很可笑吗?不过现在想起来…… 也许她也是吧!」「看吧、看吧!」欢欢双眼立刻亮出两个胜利的标志:「并不是只我一个人这样吧!」林肯眼神怪异地凝睇她片刻。

  「你……跟艾咪很像。」

  「是吗?」欢欢不以为意地耸耸肩:「她有我这么漂亮吗?」林肯没有回答,只是继续凝住她半晌后,才低哑着嗓音问:「你确定你要玩这种游戏?」「确定!」欢欢毫不犹豫地说。

  「不后悔?」

  「不后悔!」

  「你不怕走火入魔,脱不了身吗?」

  「绝不会!」欢欢坚定异常地猛然摇了摇脑袋:「我非常非常的爱我老公,这世界上没有任河一个男人能让我改变我对他的心意!」「是吗?」林肯突然扬起一抹邪魅的微笑,「真的没有吗?」他似蛊惑,又似挑战地问。

  「绝对没有!」欢欢斩钉截铁地断然道,这时候若有人拿个榔头去敲她的脑袋,说不定还会敲出「锵、锵」的声音来呢!

  林肯点点头,也不知道他是点什么意思,不过,他没再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地问:「那么,你打算如何玩这个游戏呢?」一听林肯同意了,欢欢立刻眉开眼笑地拉过一张椅子来坐下。

  「规则很简单,首先,公事和私事绝对不能掺杂在一起。」「嗯,有道理。」雷特斯赞同地颔首。

  「当你有需要的时候,你可以找我来陪陪你;而当我不爽的时候,你也要尽责地使我快乐;你不需要送我任何礼物,但我们出去时的任何花费都必须由你负责。」「好像很简单。」「越简单就越不会出问题,不是吗?」「那倒是。」

  「哦!还有,」欢欢突然很严肃地拿笔指着雷特斯:「无论如何,在我没有点头之前,绝对不能过夜,OK?」「不过夜吗?」雷特斯慢吞吞地瞇起眼,「那么你是想……」他瞥向右边的那道门:「就地解决?」「卡!卡!卡!」欢欢立刻伸手挡住他的视线:「喂!你是白痴啊你!不过夜的意思就是不上床,听不懂吗?」「不懂!」雷特斯很乾脆地承认他的迟钝:「你既无意感情出轨,又不打算和我上床,这样还能算是外遇吗?如果你只是想纯交谊的话,公司里的同事那么多,任何人都可以,不一定要找我吧?」「咦?纯交谊?」欢欢皱眉沉吟:「唔……也对喔!那样真的不太像是外遇哩!顶多就像是好朋友一起出去吃顿饭、聊聊天轻松一下,别说是外遇了,连男女交往都称不上,就算我跟人家说你是我的情夫,恐怕人家还会先取笑我,更别提要有什么刺激感了……」她自言自语地喃喃道:「这样根本就不好玩嘛!」林肯没说话,只是以不可思议的眼光凝视着她。


那……好吧!清仓大拍卖,我们可以上三垒,但是绝对不能冲本垒喔!」「这算什么?安慰奖吗?」雷特斯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:「我已经三十多岁了,没有兴趣陪你玩这种小学生的游戏。」欢欢窒了窒:「那……那你想怎么样嘛?」雷特斯又露出那种蛊惑般的邪魅笑容:「要玩就玩真的。」欢欢倏地瞪大了眼:「玩真的?」「没错,玩真的,真枪实弹。你不是白痴,所以,你应该懂吧?」林肯嘲讽道。

  怒意倏地闪过欢欢的双眸,「你……」随即又顿住,继而眼珠子骨碌碌地一转。

  「OK!没问题,玩真的就玩真的,不过嘛……」她狡猾地一笑:「也要你有本事把我带上床才行吧?」一句话丢下了战书。

  雷特斯的目光蓦地亮起又收敛,旋即展开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。

  「可以!」他接下了挑战书:「我陪你玩这个游戏,但你能保证你不会中途反悔落跑吗?」「喂、喂!你这样说很看不起人喔!」欢欢不满地抱怨:「要是我是男人的话,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吧?」林肯双眉一挑:「你要是男人,我就不会跟你玩这个游戏了!」「唔!说的也是。」欢欢耸耸肩!勇於承认自己用错比喻:「不过,反正我是不会反悔的啦!在你回美国之前,我发誓绝对不会随意终止这个游戏,还不信的话,那我也没办法啰!」林肯点点头:「好吧!我信你。那么,我们要怎么开始呢?」「你想怎么样?」雷特斯笑得更醉人了:「当然男人最爱的事情啰!」欢欢瞇了瞇眼睛,随即咧出一抹虚伪的笑容:「行!男人最爱的是吧?没问题!看我的了!」话音刚落,欢欢就立刻坐言起行地坐到了林肯的大腿上,她的神情态度虽是一迳的满不在意,但当林肯的手温暖坚定地握住她的,而另一手环住她的纤腰时,他竟感到自她的娇躯上传来一阵轻颤,灵活的黑眸轻眨了两下,欢欢的双臂突然爬上林肯的颈项,她状似诱惑地舔了舔嘴唇,「吻我。」她呢喃着道。

  林肯的双眸倏然一亮,他突然地紧拥着她,而她只来得及惊呼一声,就见他的俊脸急俯下来,在她的唇上印下深深的一吻,他的唇坚决但轻柔地舔吮着她的唇,直到它们与他的相贴合。

  林肯向来不是一个会浪费时间的人,欢欢被他的迫不及待吓坏了。天哪!

  怎么会是这种感觉?

  在与老公卓之枫亲热时,唇间的接触,固然能使她感到兴奋,同时也能感到老公对自己的爱。可她完全没有料到,此刻她瘫在林肯强壮的手臂里,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飘出了身体,心思完全无法集中了。

  心口急速跳动的脉搏越来越剧烈,身体也越来越烫热,彷彿身处在火炉中似的。他男性的坚硬紧紧地贴在她柔软的腹部,同时带给她恐慌与兴奋的刺激感,使她不自觉的战栗起来。

  而她的轻颤似乎更刺激了他,他的唇开始在她身上的每一处梭巡,一次又一次地把唇贴在她的敏感地带,太阳穴、耳后、喉颈,纯然的愉悦感立即飘然地流过她全身。她不自觉的轻声低吟,双膝瘫软,若不是他紧抱着她,恐怕她早就滑到地上去凉快了!

  听到她喜悦的呻吟声,林肯也感到一阵狂烈的兴奋,在这一刻并不是只有她沉醉在欢愉的漩涡里,连他也感受到同样强烈的快感。

  他不由自主地颤抖着,不仅深受她性感美丽的胴体所吸引,也对她热情的反应产生回应,他的情欲已被唤起,他的自制力几乎荡然无存……「欢欢,给我……」她的名字立刻穿破包围她的情欲,倏地唤回她的理智。老天!那A按呢?她不是只打算给他来个轻吻诱惑吗?怎么会搞成这样呢?

  她猛然站起身。

  见鬼,这下子可真的是自掘坟墓了!欢欢在心中暗暗哀嚎着。

  老实说,她这辈子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、任何事,但此时此刻,面对那双激情犀利的目光、热情中带着邪恶的神情,她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。

  逃啊!

  可是,这个懦弱的字眼才不过刚浮现在欢欢的脑海中,甚至连最后一撇都还没撇完呢!那个坐在大办公桌后,前一刻才刚露出真面目的男人似乎能透视她的想法似的,立刻起身,慵懒却沉稳有力地朝她走过来。

  「想逃,嗯?」他微微弯下身来俯近她,她不自觉地瑟缩着往后贴在墙上。

  见状,他又笑了,露出阴森森的白牙闪烁着嗜血的光芒:「别逃,否则我保证你会后悔的,明白吗,嗯?」她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。

  「你……」她才说了一个字,就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了一大跳:「呃……」她忙咳两声清清喉咙:「你……你要强暴我吗?」「强暴你?」林肯有趣的打量她:「你认为我会吗?」「我……我不知道。」她很老实地说。现在她是什么都莫宰羊了,原先以为他是只温驯善良的英国牧羊犬,谁知道外「毛」一脱,竟然变成吃人不吐骨头的非洲杀人豹!

  老天,她的看人眼光实在是超级烂的!

  林肯轻蔑地撇撇唇:「我不会,那不合我的格调,不过……」欢欢立刻不安地脱口问:「你想干什么?」「你认为呢?」修长的手轻轻抚向她的脸颊,她下意识地闪开了。

  「你……你不是说强……强暴不合你的格调吗?」她呐呐地道。

  「没错,但是……」林肯突然露出邪魅的眼神:「我会让你求我的。」说着,他硬是摸向她的下巴,用力攫住:「平日倔强好胜的你,竟然流露出如此畏惧瑟缩的神态,你知道这样的你是如何的激起我的『性趣』吗?」欢欢惊喘一声又想躲开,可是他那强而有力的掠夺却紧紧地攫住了她的脸不放,强迫她对着他诡魅的目光,甚至他的另一只手还抓住她的手贴在他勃发的男性象徵上。

  「瞧!瞧我被你唤起得多厉害啊!」

  欢欢不知所措地地想缩回手:「不,总经理,拜託,请想想你太太,你不是很爱她吗?那你怎能……怎能……」突然,她发现自己开始失去反抗的能力,不觉更恐慌了。

  「在这一刻……」林肯喑暗地低语:「我的心里只有你,我只要你。」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惊恐的当儿,她的心竟然为了他的这句话而陡然一震。

  「可……可是……我……」躲不开他那双邪魅中透着蛊惑意味的绿眸,她结巴得更厉害了:「我不……不能……」她极力挣扎着想要把逐渐迷失在他瞳眸里的意识找回来。

  「你当然能……」他的声音蓦地变得如此低柔魅惑,彷彿催眠一般:「你只是自己还不了解而已。其实你早就想要我了,不是吗?」他突然放开她的脸,修长的手彷彿微风般轻掠过她的脸颊、细致的颈项,来到她丰满的胸脯上。

  「就跟我一样,我也早就想要你了……」

  「不……不……」

  「是的,你就跟我一样渴望对方。」他慢慢地把她拉起来靠在他胸前,用力压着她贴紧他的炽热:「感觉到了吗?感觉到我对你的渴望了吗?感觉到我对你的急切了吗?」「天哪!」她低喃,慢慢仰起迷惘无助、痛苦挣扎的脸:「我……我……」他盯住她的眼:「你也跟我一样有同样热切的渴望,别否认它!」「但,但是……」「别否认它!」他声音低沉地命令着,而后俯下脑袋去轻咬她敏感的颈部,双手也开始在她的胸脯上、臀部、大腿游移:「你越是否认,就会越痛苦。承认它,然后求我,我会让你得到最甜蜜的解脱的。」「啊……」她轻吟着想要抗拒那阵阵袭来的战栗感,「不……」却无力地开始屈服了。

  「求我!」他更有力的命令,同时加重手上对那双美丽、高耸的乳房揉搓的力道,而另一手却先准备好自己,再悄然拉高了她的裙摆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在他熟练的挑情技巧下,她完全迷失了。

  「求我!」

  随着命令声,双重的撕裂声同时钻入她耳内,意识重新溜回她的脑海里。

  「啊--不!」

  她又开始挣扎!作垂死般的挣扎,他及时堵住她的唇,将她无力的抗议送回去,并把好不容易回到她脑海中的意识再次赶出去。

  「求我……」他在她唇边诱惑地低喃,同时抬高了她的腿:「求我……」「啊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」就这么模糊不清的两个字,她的罪孽就已被判决了。

  在他充塞在她体内的同时,那种尖锐霸道的侵入感虽然惊醒了无意识的她,但她并没有再反抗,因为,她知道现在再反抗也太迟了,他已经得到她了;更何况……她不得不悲哀的承认,她也不想反抗,他说的没错!她也想要他。

  那与东方人截然不同的巨大,在进入到自己老公从来也没有到过的地方的同时,竟然只不过是开始而已,当他完全进入了她时,她可以清楚的感到,自己已被他完全填满,甚至连子宫也变了型。他慷慨地用轻柔的耸动来使她习惯自己,然后,当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时,他开始了狂暴的征服。

  他毫不费力地举起了她的身躯,使自己的巨龙完全地脱离了她,再用力地把她往下按,重新把她填满。每一次重複,就是对她的四次攻击,从蜜穴口到子宫口,欢欢何曾受过这样的攻击,快感彷彿无穷无尽的巨浪一般袭击着她,她只感觉到自己一直在高潮。

  而欢欢高潮时的痉挛与子宫的吮吸,同样带给林肯无比的快感,在他开始最后的冲刺时,欢欢彷彿回光返照般激烈地挣扎:「不行,不能在里面,今天是危险期,拔出来!」但林肯完全没有理会,伴随着最后的深深一击,在他身体里被禁锢了两个多月的士兵,疯狂地涌入了欢欢的身体里。而他的硕大牢牢的堵住了出口,使得欢欢的小腹凸了起来,好像立刻怀孕了似的。

  而他却并没有满足,毫不间歇的又开始了第二轮的征服。

  於是,在无法回头的困惑中,欢欢放纵自己被卷入更深的激情漩涡里,寻求他允诺的甜蜜解脱。

  这场外遇游戏终於脱出了她的掌控,不再只是游戏了!

  她沉沦了!

  【完】